凯发k8AG

百年征程大智慧 | 永遠胸懷一把烈焰

首頁    清風徐來    百年征程大智慧 | 永遠胸懷一把烈焰

 

鐵人王進喜紀念館中通過場景復原表現出以“鐵人”為代表的老一輩石油人的感人事跡。

 

       心中有信仰,腳下有力量。

 

       中國共產黨人就要為中國人民謀幸福、為中華民族謀復興。為了這一理想信念,生死都可以置之度外,自然能在其他困厄面前始終保持樂觀。

 

       紅軍長征途中,曾幾次翻越人跡罕至的大雪山:夾金山、夢筆山、亞克夏山、打鼓山……打鼓山,是這些雪山中最高的一座,上下山共50多公里,山上人跡罕至。

 

       這天,陳賡等人終于登上打鼓山頂。大家稍作休息,眺望四周,見周圍的雪白得可愛,心中不禁生出“盛夏賞雪”的樂趣。

 

       忽然有人提議:我們吃“冰激凌”吧!話音剛落,在場人齊聲叫好。大家紛紛解下漱口杯,爭著向雪堆下層挖。

 

       有人問:“誰有糖精,拿出公開。”于是,從蕭勁光的小紙包里、郭化若的藥瓶子里,倒出了最后剩余的一點糖精。

 

       周士第嘗了一口拌糖精的雪,作陶醉狀說:“我這杯,比南京路冠生園的還美哩!”陳賡也嘖嘖贊道:“我的更美,是安樂園的哩!”

 

       兩人你一言我一語,逗得大家前仰后合,渾身的疲乏一沖而散。吃罷“冰激凌”,大家又向著前方爬去。

 

      這一杯冰雪,足以代表長征的味道。

 

       長征是艱苦卓絕的,同時也是充滿革命樂觀主義精神的。面對滔滔江河、皚皚雪山和茫茫草地,紅軍戰士始終保持著“五嶺逶迤騰細浪,烏蒙磅礴走泥丸”的革命英雄氣概和樂觀精神,勇往直前、百折不撓。在被稱為“死亡陷阱”的茫茫草地,即便在饑寒交迫的情況下,“每天歌聲隨著人流在草原上蕩漾”。曾留學法國、蘇聯的女紅軍蔡暢用法語高唱的《國際歌》,讓大家充滿力量、倍增勇氣;手拉著手過沼澤,戰士們齊唱的是“曙興在前,同志們奮斗,用我們的頭顱和熱血,開自己的路”。

 

       埃德加·斯諾在《紅星照耀中國》中寫道:“這些千千萬萬青年人的經久不衰的熱情,始終如一的希望,令人驚詫的革命樂觀情緒,像一把烈焰,貫穿著這一切”。

 

       這樣的人,怎么會被打敗?

 

       腥風血雨九死一生,艱苦歲月以苦為樂。革命樂觀主義是我們黨戰勝一個又一個巨大挑戰、取得一個又一個人間奇跡的重要精神力量。

 

       井岡山上,在敵人的軍事“圍剿”、經濟封鎖下,紅軍一個80人左右的連隊,一餐飯只有3斤米,將士們唱著“紅米飯,南瓜湯,秋茄子,味好香,餐餐吃得精打光。干稻草來軟又黃,金絲被兒蓋身上,不怕北風和大雪,暖暖和和入夢鄉”,雖然生活是艱苦的,卻依舊能在苦中體會幸福,依舊堅信“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”。

 

       1949年,當人民解放軍勢如破竹取得勝利的消息傳到渣滓洞獄中時,難友們一片歡騰,還利用春節到來的時候,在獄中舉行了一場別開生面的大聯歡。尤令敵人驚恐不安的,是那些用草紙書寫的一張張瀟灑的對聯:“兩個天窗——出氣,一扇風門——伸頭”,橫批:“樂在其中”;“歌樂山下悟道,渣滓洞中參禪”,橫批:“極樂世界”;“洞中才數月,世上已千年”,橫批:“扭轉乾坤”。

 

       新中國成立后,擺在中國共產黨人面前的,是一窮二白和被西方封鎖的現實國情。毛澤東指出:“我們一為‘窮’,二為‘白’……從發展的觀點看,這并不壞。我們是一張白紙,正好寫字。”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,既正確認識困難,又葆有充分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,以高昂士氣建設新中國。

 

       1960年3月25日,薩爾圖。這個1903年隨東清鐵路建成的小站,一下子涌進成千上萬的人和成千上萬噸物資。

 

       在穿梭的人流中,一位西北漢子逢人就問:“看見我們的鉆機沒有?井位在哪里?這里的紀錄是多少?”這個人,就是后來被稱為“鐵人”的1205鉆井隊隊長王進喜。

 

       王進喜很快就找到了會戰指揮部籌備處。在這里,他遇到了會戰領導小組負責人宋振明。宋振明叮囑王進喜:“你要有個吃大苦、流大汗、拼命干的準備呀!”王進喜說:“吃苦咱不怕,找到井位就是咱們的家!”

 

       太陽落山時,全隊穿過鐵道線來到鐵西,找到一個閑置的馬廄住了進去。3月的薩爾圖天寒地凍,氣溫零下20多攝氏度。西北風呼呼叫,刮得窗戶紙呼呼啦啦響,風卷著雪花吹進屋來。

 

       王進喜為了激勵大家,自告奮勇地唱了一段《秦英征西》,唱完后又提議:“咱們作首詩怎么樣?”這句話引得滿屋子人大笑。王進喜說:“你們笑什么?我先來一句。”他聽著外面呼呼的風聲,想起白天在去指揮部的土路上被風吹得涼颼颼的感覺,就說:“呼呼的北風好像是——電風扇!”大家說:“不錯!”

 

       這時,一位就著雪吃干糧的工人說:“白雪,白雪就好像是炒面!”王進喜馬上接了一句:“四面八方來會戰!”一位工人又接上說:“要奪頭號大油田!”王進喜又說:“說一千道一萬,還得干,再加個干干干。”

 

       一時間,大家來了興致,七嘴八舌,邊說邊改,最后形成了一首完整的詩:北風當電扇,大雪是炒面,天南海北來會戰,誓奪頭號大油田。干!干!干!

 

       那一夜,大家坐在草堆上互相依偎著取暖,在一種樂觀豪邁的氣氛中進入夢鄉,哪管北風呼嘯、地凍天寒。

 

       百年來,無數共產黨員不論是面對艱難困苦,還是生死存亡,始終樂觀豁達、積極進取,甚至認為“和苦斗爭,本身就是件甜事”“把笑作為臨死前的最后一項任務”,原因何在?答案就在信仰二字。

 

       2020年,新冠肺炎疫情襲來,在疫情蔓延最嚴重、人們內心最惶恐不安時,16家方艙醫院在武漢火速建成。

 

        隨著各地援鄂醫療隊的到來,物資就位,方艙逐漸步入正軌。人們在一條條視頻中驚喜地看到,一身防護服的醫護人員,各色服裝各個年齡段的患者,廣場舞、天鵝湖、兔子舞……越來越多的舞蹈在方艙醫院跳開來。

 

       “我領舞,帶著患者跳,跟著旋律,踏著節拍,感覺武漢傍晚的廣場又回來了。”武昌方艙醫院護士謝菲回憶,當時武昌方艙醫院里歡聲笑語逐漸多了起來。

 

       舞蹈和音樂像一根無形的繩,將大家串起來,肢體舒展了,心也敞開了。除了廣場舞,方艙里還有閱讀角、瑜伽、唱歌、攝影大賽等各種豐富的活動。有學生在里面自習,也有人在里面閱讀。樂觀堅強的武漢人民,讓方艙變成了充滿希望的愛心驛站。

 

       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,正是黨中央帶領全國人民堅定信念,倡導全民臨危不懼,發揚革命樂觀主義精神,才能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站穩腳跟,穩步推進疫情防控工作,以積極主動的精神姿態和樂觀向上的精神狀態與疫情作戰。一份份摁著鮮紅手印的請戰書,一張張被口罩勒出血印的面孔,一對對“夫妻檔”“父子兵”……面對死亡,抗疫一線的醫護人員沒有表現出任何畏懼,“人民英雄”張伯禮院士在武漢一線寫下了“別樣元宵夜,抗魔戰正酣。你好我無恙,春花迎凱旋”,傳達出樂觀積極戰勝困難的決心。

 

       疫情得到控制后,中國共產黨帶領人民用全面、辯證、長遠的眼光看待困難、風險、挑戰,增強信心,在危機中育新機,于變局中開新局。線上課堂、居家辦公、虛擬會展、遠程問診等新技術、新業態、新模式快速發展,緩解了疫情造成的沖擊,給中國經濟帶來新機遇。

 

       今天,我們走在實現“兩個一百年”奮斗目標的新長征路上。“苦不苦,想想紅軍兩萬五;累不累,想想革命老前輩。”永遠胸懷“一把烈焰”,去拼、去干,有困難,就千方百計克服;沒有條件,就想方設法創造。只要方向正確,路再長,堅持前行總會致遠;山再高,不斷攀登就能登頂。(田心)

 

(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)

發布時間:2021-06-24 11:37
凯发k8AG